智庫中國 > 

央行“放管結合”讓市場預期更穩定

來源:每日經濟新聞 | 作者:張敬偉 | 時間:2019-11-28 | 責編:申罡

央行釋放的信號有放有管。


據上海證券報報道,人民銀行黨委書記、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日前表示,要進一步抑制房地產金融化、泡沫化,穩定房價、地價和預期;積極支持中小銀行深化改革防范風險,鼓勵多渠道補充資本;穩妥應對外部沖擊,維護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。深入整治各種違規金融行為,堅決打擊各種非法集資活動,繼續拆解影子銀行,遏制房地產泡沫化傾向,主動配合地方政府整頓隱性債務。


這是對金融市場的“管”。在此之前,還有貨幣政策的“放”。


11月20日,中國央行在其官網發布了最新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(LPR)報價:1年期品種報4.15%,上次為4.20%;5年期以上品種報4.80%,上次為4.85%。1年期和5年期的LPR較之前均有所下降。一年期LPR主要是企業貸款成本,5年期LPR基本代表了房貸利率的走勢,5年期LPR的降低5個基點,意味著購房剛需族100萬元貸款30年,平均月供減少30元,30年合計減少月供10890元。


美聯儲三次降息引發全球降息潮,中國沒有跟隨。央行在第三季度的貨幣政策報告中明確提出,中國不搞“大水漫灌”。穩健的貨幣政策,一直是央行的主調。即使在第三季度經濟增長滑落至6%的情勢下,央行依然給出篤定穩健承諾。這意味著,中國有實現“六穩”的決心和信心,特別是經濟增長可以維持在預期區間(6%~6.5%)。而且,央行在第三季度的貨幣政策報告中也明確提出,落實房地產長效管理機制,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。


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,并不容易。尤其在美聯儲貨幣政策放水的傳導效應下,畢竟從國際金融危機周期至今,美聯儲或政策的降息與加息,對中國和全球貨幣政策的影響極大。尤其是幾次加息,美聯儲貨幣政策變化引發新興市場資本外流、貨幣貶值和金融市場動蕩。從印度到土耳其,從巴西到阿根廷,都曾深受其害。


中國雖然經受住了挑戰,但也經受了不小壓力。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,中國如果在貨幣政策上隨美國鼓點起舞或者隨大流“放水”,全球匯率和金融市場將深陷紊亂之中,甚至會引發全球性的風險。


在全球市場聯通的現實下,其他市場貨幣政策“放水”,中國也有壓力,跟隨“降息”將會放大全球性風險,如何不降息但起到增加市場流動性且舒緩外部市場傳統壓力的作用?中國央行有更多的工具可以運用。


LPR就是一種市場化的利率,即各大銀行因應市場變化而動態調整的貸款利率,體現利率市場化的水平和成果。LPR短期和長期利率上下浮動,更符合市場主體和社會個體的利益。此番LPR報價1年期和5年期均有所變化,不僅可以降低市場主體的融資成本,也能降低社會個體的購房成本。因此,LPR報價的下降,不是降息勝似降息,在不引起市場波動的情況下起到了降息效果,向市場和民生釋放了雙重紅利。LPR報價,不是要把貸款利率降下來,而是要讓貸款利率活起來,利率市場化本身就對市場起到正向調節作用,讓融資環境更公平,讓購房消費更理性。


除了LPR,中國確保流動性充裕的手段還有很多。如通過普遍降準和精準滴灌的方式,釋放資金9000億元,確保資金充裕的同時,保障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的資金問題,化解融資難和融資貴的沉疴。除了全面和定向降準,央行還充分運用中期借貸便利、常備借貸便利、公開市場操作等多種貨幣政策工具保持流動性松緊適度,保持貨幣市場利率平穩運行。


不降息而采取多工具的手段達到降息目的,如此“降息”手段央行已經運用純熟。這樣的“降息”把準了中國市場的脈搏。一是降息動作太大,在引發市場波動的同時,也未必能夠達成預定政策效果。二是流動性釋放不能“大水漫灌”,否則會形成市場“旱澇不均”。因此,即使前些年央行采取降息又降準的“雙降”,也是秉承金融為實體經濟服務的目標。因此,采取精準定向“滴灌”的方式給予小微企業和三農企業更多資金支持,化解其長期面臨的融資難和融資貴難題,成為央行貨幣政策的主要目標。三是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是長期過程,只要小微、三農等市場主體融資難和融資貴難題不解決,精準施策的貨幣政策就不會停止。四是中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尚未完成,穩健的貨幣政策不僅有助于推進全系統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而且也可以為“六穩”提供支持。


短期刺激政策不可持續,大開大合的財政政策和大水漫灌的貨幣政策,與中國經濟的高質量發展階段也不相兼容。只要實現“六穩”,只要經濟增長維持在合理區間,央行就不會實施過激的降息政策。


央行“降息”帶給中國市場穩定預期,也中和了全球降息潮帶來的不確定性。


發表評論

永恒娱乐苹果